《春之祭》11日昆明首演 杨丽萍拄拐坐镇 今明两天继续在昆上演

时间:2018-10-11 22:13 编辑:冯颜 查看: 3875 评论: 0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李可/文 曲鸣飞/图

    

“祭祀者”从美丽、纯洁的少女变成了神圣的孔雀,她将不停地跳舞,直至死去……11日晚8:00,杨丽萍舞蹈新作《春之祭》在云南艺术学院(麻园)实验剧场举行了昆明首演,《春之祭》是杨丽萍继《十面埋伏》后的第二部现代舞剧。10月12日、13日还将继续在云南艺术学院(麻园)实验剧场上演。



把孔雀舞蹈语言融入西方经典


演出现场座无虚席,众多领导嘉宾及观众汇聚,春城人民对《春之祭》期待已久。《春之祭》由杨丽萍任总编导,汇聚了星光璀璨的国际化主创团队:舞美设计由与杨丽萍多次合作的奥斯卡奖得主叶锦添先生担纲,剧本创作者是国内著名编剧梁戈逻先生,灯光设计是来自意大利的灯光设计师法比亚娜女士,舞台技术由通晓国际剧场技术要求的荷兰专家桑德·隆先生总体把控,制作人是国际舞蹈界卓有影响力的法鲁克先生,出品人为王炎武先生与杨劲女士。演员有大朱、陈子夜、董继兰、高琪、韩玉琦、李一朦、吕程亮、明珂如、倪菁霞、欧阳靖、王宇婷、吴嘉玲、水月、岳悦、赵颖、张春雨、朱凤伟等来自全国各地的顶尖舞者。




原版《春之祭》由斯特拉文斯基作曲,尼金斯基编舞,佳吉列夫领导的俄国芭蕾舞团所表演,描写了俄罗斯原始部族庆祝春天的祭礼。在“异教徒之夜”,将从一群少女中挑选一个牺牲者——她将不停地跳舞,直至死去。从今天的作品中,记者看到了杨丽萍对原著解读的另外一个思路:不再只是被动的献祭,而是主动的牺牲。要想获得美好丰盛的“春天”,必然要有灵魂的觉悟,必然要穿越幻像,必然要经历痛苦,而后,才能脱胎换骨,才能涅槃重生。



此次,杨丽萍将她对藏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中自然与生命理念的深刻领悟融汇进《春之祭》,舞台似乎成为一个抽象的宇宙,时间、空间、生命共存其中,万物轮回,周而复始。同时,杨丽萍将她独有的孔雀舞蹈语言也注入进《春之祭》中,“祭祀者”从美丽、纯洁的少女变成了神圣的孔雀。



舞台被999个神秘符号堆满

    

杨丽萍版本的《春之祭》具有全新的东方视角,具有匪夷所思的视听效果,具有穿越古今、穿越文化差异、沟通当下你我的力量。生命就是一场轮回,杨丽萍和她的舞者就是这轮回中的执行者,他们奉献一切的努力,换来现场观众感同身受的春、夏、秋、冬。



《春之祭》贯穿了杨丽萍一如既往的形式感与杨氏舞台美学,满台被999个神秘的符号堆满着,一个存在于平行时空的修行者,躬身在大地上,好像种麦子一样,好像种青稞一样,播种着祝福,播种着寓言,播种着觉悟。



杨丽萍版本的《春之祭》以无限的“可能性”来致敬“经典”,以东方哲学、东方智慧、东方审美重新阐释西方经典。舞剧中杨丽萍运用大量的东方意象,创作出使得普通人看得懂也愿意看的现代作品。


    

音乐灯光融合在舞者身体中


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是现代音乐的鼻祖,用他的音乐编舞是很难的一件事,他的音乐在几秒内就会变换幻成另一种节奏,会让你神经紧张。包括舞者,他们要跳出来,把音乐完全吸入到身体里,化到自己的舞蹈里,真的是一种考验。而何训田的音乐恰恰是另一种神秘主义,两者结合,用一种非常奇特的中国舞台形式和视觉效果表达出来,最后呈现在舞台上的演出给现场观众带来意外惊喜。



从故事到视觉,从舞蹈到细节,所有的创作者都在经历这场献祭,他们渴望将自己对于艺术最大的虔诚和真心双手奉上,以此来收获一个与众不同的“春天。灯光是舞台上的灵魂,好的灯光可以打造一个美轮美奂的舞台,更能让舞台和剧中形象立体、鲜明起来。



前期意外是上天给她的启示


8月初,杨丽萍在排练《春之祭》的过程中意外摔倒导致左小腿4处骨折,但在手术后第5天,杨丽萍就出现在排练厅现场,坐着轮椅指导舞蹈演员们排练。对于此次受伤,杨丽萍很坦然,觉得是上天给她的启示。“当然,在指导示范动作的时候遇到很多困难,舞蹈动作需要站着示范,用语言很难表达清楚,好在这些舞者很优秀,不用手把手指导,就能领悟动作的要领。”


11-07.png

演出结束杨丽萍向观众致谢


之后这部具有东方味道的舞台剧将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演出,并在伦敦、爱丁堡、墨尔本等城市展开国际巡演,预计在2018年至2020年间在全球巡演百余场。



最新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都市时报网立场。
发表

广告热线:(0871)65391999 (0871)65353000 新闻热线:(0871)65353000 发行热线:(0871)64182531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53000;举报邮箱: dssbrmt@163.com